收留风景

拍下好多好多的世界

好久好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
“您找张佳乐先生是吗?”

“是的!是的!在哪个产房!”

“嗯,我看看......在B02”

“......”

孙哲平急冲冲地在医院里跑着,仿佛他依然是那个疯狂的狂剑士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,挥舞着重剑葬花劈出一条血路,只不过如今挡路的是一对又一对焦急的父母。

张佳乐的二小子提前了。距离预产期提前了接近一个月。孙哲平接到张佳乐的电话后,没等张佳乐说完,二话不说往外冲。

时间过得真快,当初张佳乐第一个儿子生出来的时候张佳乐还开着玩笑,说等老二出来了甩给孙哲平打狂剑,现在这个未来的“落花狼藉”已经蜷在子宫口,等在手术台上了。

时间其实过得更快,他们的职业生涯已经结束好久了。第十一赛季总决赛,冠军:霸图。张佳乐宣布退役,同日孙哲平宣布退役。

昔年西部荒野的百花盛开,就此封存于每个人的回忆之中,也有不少不少人见证了列屏群山最后的繁花血景。没有百花缭乱也没有落花狼藉,但站在那里的有释放硝烟与火光,交织出百花的弹药专家和从光影中穿梭,带出一道又一道血光的狂剑士。
繁花血景如同魔术师一般,不只是为了角色存在,更是指操作者的气质。

如今“枪响,雷鸣”焦虑地撑着膝盖,“剑起”歪着头望着前者。

“怎么提前了?”

“我怎么知道啊!我现在慌得一批!”

张佳乐满头大汗,死死盯着大门,恨不得冲进手术室。周围一片死寂,气氛越发显得紧张

孙哲平看着如此慌乱的张佳乐,想了想,开口道:“好些年没见你副模样了,急什么急!话说好些年没见过那帮家伙了,你说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呢?”

张佳乐惊诧地望了一眼孙哲平

“怎么突然想起他们了?”

“就是突然想起了,认识他们的时候我们还是多年轻的人啊。那时候我们的人生还有无限种可能”

“我靠,莫名其妙回忆杀啊!我到底现在有多老?”

“40了还不够?已经开始奔五了啊”

“孙哲平你大爷的!!!”

“...”

“...”

“噗哈哈哈”,张佳乐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孙哲平真有你的。这句话要是被我们家老大听了,一学一个准。不说别的,他那不服输的脾气倒是随了我。”

“你哪儿叫不服输,分明就是傻不溜秋!”

“......”张佳乐叹了口气,“那时候多好啊。那时的我怎么想得到我以后会在公司里带项目”

“我倒是第五赛季后就开始做了段时间生意,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认识的义斩的那几爷子!我现在这个公司就是那个时候的萌芽!”

“你倒是想的远呀。好多人都是退役了就继续进修研究生,像喻文州,王大眼他们啊。不过你看人家老韩,退役后留在霸图!那才叫一个霸气!”

“他不留在霸图才奇了怪了!倒是黄少天吓了我一跳,他还会照相??”

“哟,人家黄少天现在是大名鼎鼎的摄影记者,和《Life》杂志签约的摄影师!据说有希望拿普利策奖呢!我看过几次他的照片,登在封面的,表情事件一抓一个准!机会主义者了解一下.....你在看什么?”

孙哲平立起手机屏幕,“兴欣那个罗辑还记得吧?拆地图的那个高材生!他在问我们去不去看世邀赛”

张佳乐错愕地看着屏幕上的聊天记录,淡淡说了句:“我就不去了吧,毕竟这孩子才出来呢。”

“真的不去?”孙哲平瞥了一眼张佳乐

“靠!我TM去不了啊!我总不能不管老婆和两个儿子啊!我已经过了想走就走的少年时代了好吧!这样吧,你替我去吧,反正你打光棍,自己也是公司老总,想走就走”

孙哲平笑了笑,“就知道你会这么说。我走什么走?干儿子在这我走什么走!!走,过几天上游戏!”

“好久好久没打了!手有点生啊!”

“走!”





评论(4)

热度(18)